近18年時間里已經有近100家上市公司,1000家企業和近10000名管理者成為THLDL大課堂學習型社區中的一員。

管理資訊|領導力首頁 > 管理資訊 > 資本 > 資本游戲:騰訊阿里投資全對比

資本游戲:騰訊阿里投資全對比

時間:2019-05-21 09:34:35 來源:網絡
一片必爭之地、兩種投資邏輯、三類投資對抗,兩家巨頭意志與決心在此對決。





來源 | 晚點LatePost(ID:postlate)

文 | 管藝雯 房宮一柳

編輯 | 宋瑋





中國互聯網公司的戰略投資戰場風起云涌,其中最大最重要的兩個戰略投資者就是阿里(NYSE:BABA)和騰訊(00700.HK),資本將雙方的業務觸角不斷延長交錯,也帶來旗鼓不息的戰爭。

 

戰爭在兩年前就已經蔓延到了東南亞。

 

作為印尼當地最大的電商平臺Tokopedia,其兩位創始人認為阿里控股的東南亞電商平臺Lazada是他們的主要競爭對手,兩位創始人曾希望與騰訊聯手,2017年他們與騰訊高管進行了深入討論,京東(NASDAQ:JD)也有意投資Tokopedia,雙方耗時將近一年。

 

這場投資最終卻被阿里截胡,背后的重要推手是軟銀的孫正義——他不僅是阿里的早期且最重要投資方,同時也是Tokopedia的大股東——在孫正義的積極推動下,Tokopedia在2017年8月接受阿里11億美元的投資,正式被納入阿里系,并在16個月后再次接受阿里和軟銀11億美元的投資,估值達到70億美元。

 

目前東南亞最重要的兩個電商平臺,一個是阿里陣營的Lazada,另一個是騰訊陣營的Shopee,兩家電商平臺正在激烈競爭市場第一的位置。Tokopedia雖然只專注在印尼市場,但由于印尼占據了整個東南亞市場40%的人口,且Tokopedia增速很快,其已經成長為東南亞市場電商領域的第三極。

 

把行業老三Tokopedia納入自己的陣營,在今天看來,對阿里在東南亞的電商布局至關重要。

 

要成為全球重要參與者,阿里和騰訊不管在區域還是領域擴張上,圍繞投資的戰爭都將更激進,在新興市場,它們不再擁有如國內微信、支付寶兩大超級應用的主導地位,加上文化、地域、國情的差異,AT對當地被投公司的話語權和控制力都會受到影響。



在華興資本(01911.HK)董事總經理、投資銀行業務聯席負責人王力行眼中,“經過2015年、2016年的幾起大并購以后,阿里和騰訊兩大巨頭之間越發有一種‘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覺。”作為2015年幾起互聯網大并購的幕后英雄之一,王力行與巨頭的戰略投資部一直保持緊密合作與溝通。

 

行業對戰略投資通俗的理解分為兩種:一種認為戰略投資是“你為我服務”,一種認為戰略投資是“我為你服務”,前者被認為更像現階段的阿里,而后者則更像騰訊。

 

阿里內部將投資并購看作是圍棋游戲,頂層設計明顯,棋盤是基礎,被收購或控股的公司是否在自己領地獲得一隅的優勢并不重要,目的是聯合起來吃掉最多的黑子,幫助阿里贏得全局勝利。





 

而騰訊的戰略投資是非典型的,他們的財務投資和戰略投資之間沒有明顯分界,他們也并沒有一個確定要去達成的目標。騰訊更像是一種圈層式的投資方式,核心是“社交+內容”,越趨近中心圈層騰訊的控制力就越強,而在較遠的領域,騰訊采用少數股權為主的投資方式構建生態,輸出基礎能力給合作伙伴,進而獲得進入新領域的機會,這與騰訊的連接策略相輔相成。







對戰略投資不同的理解,導致了阿里、騰訊投資部不同的角色、不同的邏輯和不同的投資節奏,而以AT為代表的戰略資本,任何細微的動作都會對創投圈帶來巨大影響。

 





兩套投資班底:強勢VS佛系

 

蔡崇信(Joseph Tsai)和劉熾平(Martin Lau),分別是中國最大的兩家互聯網公司——阿里和騰訊的“關鍵先生”,蔡于1999年阿里創立之初加入,劉則在騰訊成立七年后、2005年上市之初加入,現任騰訊總裁,兩人目前執掌著所在公司的戰略投資部。

 

2008年阿里巴巴集團正式成立阿里資本,星空傳媒中國區原COO張蔚在這一年加盟阿里,并擔任阿里投資負責人(后于2015年8月出任阿里影業總裁),直接向蔡崇信匯報,張蔚治下主要是張飛燕和謝世煌兩人,謝世煌是阿里十八羅漢之一,后于2014年創立湖畔山南資本,馬云是其最大出資方。

 

2011年底,原北極光創投副總裁張鴻平加盟,擔任阿里資本董事總經理,也是阿里資本中第一位專業投資機構出身的投資人。張鴻平與阿里結緣于2011年7月阿里對美團B輪5000萬美元的投資案,除了主投方阿里,跟投方北極光創投的投資負責人就是張鴻平。張鴻平于2016年初離開阿里投資部。

 

目前阿里戰略投資部規模超過200億美元,一共有5個團隊,其中國內3個團隊,美國1個團隊,還有東南亞1個團隊。戰投部上面設了一個由馬云、蔡崇信、阿里CEO張勇等7人組成的投資委員會,當業務部門和戰投部意見不合時,由投委會進行最終決策。

 

謝鷹、張飛燕和剛峰分別是阿里在國內3個投資團隊各自的董事總經理,向蔡崇信匯報:剛峰團隊,主要做零售項目投資并購;張飛燕團隊,過去主要看O2O和IoT,現在負責文化傳媒領域;謝鷹團隊,則主要關注TMT領域。

 

當阿里開始系統性做投資的同一時期,騰訊也在2008年成立了自己的投資部。原谷歌大中華區投資并購總監彭志堅在這一年加入騰訊,入職時他掛職在企業發展部,等轉正后騰訊剛剛成立投資并購部,彭志堅親歷并推動了騰訊投資部從0到1的全過程,后擔任投資并購部總經理,向劉熾平匯報。直到2015年,彭志堅辭職創立元生資本。據《中國企業家》報道,彭志堅在任的七年時間,代表騰訊投資了包括滴滴在內的幾百家公司,累計投資額100多億美元。

 

目前,騰訊的投資并購部由劉熾平主導,兩個管理合伙人林海峰和李朝暉負責主要工作,兩人分別于2010年和2011年加入騰訊投資部,都是投資部的元老。

 

騰訊投資并購部堅持每年招聘應屆本科生,這在投資界并不多見,但只定向從少數幾所優質高校選取,此外,騰訊投資并購部每年還會從國外幾所固定商學院招攬人才。相對于其他機構,他們似乎有更多的意愿、資源和機會去培養新人。

 

一位騰訊內部人士向《財經》記者解釋騰訊堅持校招的原因,“文化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果你從學校里招一些好的苗子,進來后手把手培養和教導,他們往往能夠跟你在很多地方上有更多的共性或者一致性。”

 

在騰訊50多人的投資團隊中,接近三分之一的成員都是騰訊校招進來的;阿里投資部不做校招,對加入成員的要求通常是擁有多年經驗的資深投資人,大部分人都是投行、VC、PE背景。

 

兩支不同背景的團隊也擁有各自的投資風格。

 

55歲的蔡崇信是中國臺灣人,1995年遷居中國香港,現長住美國圣地亞哥,蔡崇信是典型的美國精英作派,他熱愛體育運動——先后收購了圣地亞哥的美國全國長曲棍球聯盟(NLL)擴圍球隊、收購布魯克林網隊49%股權,還長期給香港男子長曲棍球隊提供贊助。

 

作為長曲棍球運動的狂熱愛好者,蔡崇信帶領下的阿里投資部,其投資風格也表現出這門運動的特點——作為世界上最快的球類運動,長曲棍球運動集體能、速度和技術于一體,比賽中充滿了激烈的身體對抗——在收購餓了么的案例中,蔡崇信給出的估值和條款一度強勢到讓餓了么張旭豪跳起來拍桌子。

 

46歲的劉熾平性情和風格都更溫和,他長住香港,作為騰訊總裁,劉熾平對具體事物過問極細。

 

在業界看來,這位騰訊總裁最激進的時刻,可能是在2016年發著高燒,坐了10個小時的飛機到達赫爾辛基,以86億美元收購了芬蘭Supercell游戲工作室超過84%的股份——后者開發出了全球最具話題性的游戲大作《皇室戰爭》,劉熾平在其中的戰績是全球排名第97。

 

劉熾平在今年1月的騰訊投資年會上談到,作為一個戰略投資者最重要的責任——“在我們的業務里打造一個開放和公平的平臺,讓每一個人都可以在里面通過自己優秀的能力去取得最高的價值。”

 

多年來,市場評價兩種風格沒有優劣,只有適不適合。阿里投資風格強勢激進,會要求被投公司配合阿里的整體戰略,然而一旦阿里決定投資,也會不遺余力地支持被投公司;騰訊投資風格“佛系”,“只求共生,不求擁有”,少數股權投資給被投公司更多發展空間,其本身不是強協作、強聯盟的投資形式。

 

在阿里內部,投資必須與業務高度協同,投資為業務服務,強調公司意志。一位阿里投資部前員工告訴《財經》記者,“投資部當時整理第一優先級到底是什么,第一訴求絕對是戰略,考慮跟母體業務的結合、互補或者加強。”

 

騰訊的投資和業務則保持相對獨立,擁有獨立的理念和價值觀,投資部的使命是探索騰訊未來可能性,不會只為騰訊當下的某個戰略或者業務服務。

 

投資部與業務部關系的不同,本質上取決于兩家公司底層的差異——阿里的主營業務是電商,這是一門苦生意,做任何業務都需要一天天發展成長,不可能一夜爆發成一個巨頭;騰訊則不同,微信建立了水平生態,而要做垂直生態的打造,騰訊的連接策略就需要去做廣泛的投資。

 

兩支戰投團隊不同的背景和氣質,加上兩家公司對投資部定位的不同,造就了阿里、騰訊迥然不同的投資邏輯和節奏。

 





兩種投資邏輯:圍棋盤VS同心圓

 

今天阿里和騰訊的投資風格在數年前恰恰相反。2011年之前的騰訊,投資案例多以并購為主;而2013年之前的阿里,投資也不像如今追求強業務耦合,更偏向一個有戰略眼光的財務投資人。

 

“抄襲者”的名聲和3Q大戰推動了騰訊在2011年的內部診斷會。診斷會后,騰訊把核心能力聚焦在流量和資本上,其中,“資本”主張的提出者就是劉熾平,在這位前高盛人看來,騰訊不可能涉足所有的互聯網產品,騰訊自此提出開放戰略,通過把投資作為核心戰略之一,與合作伙伴建立生態合作關系,“只求共生,不求擁有。”

 

2011年1月24日,騰訊宣布成立投資規模為50億元的騰訊產業共贏基金,主要使命是投資產業鏈上的優質公司,更好地服務騰訊開放平臺上的用戶。根據IT桔子數據,騰訊在這一年就進行了17次對外投資,而此前11年內的投資交易加起來才16次。

 

這一年也成為騰訊投資的分水嶺。騰訊通過投資,切入了電商、本地生活、出行等諸多領域,投資了京東、搜狗、滴滴出行等眾多企業。在此之前,騰訊的投資多以并購為主,且大部分發生在游戲領域,與騰訊主營業務強關聯。

 

騰訊從并購為主走向了少數股權投資為主,而阿里做出了相反的選擇。





阿里生態經濟體,注:黃色背景的圓圈為阿里收購或投資的業務。

資料來源/阿里巴巴投資者關系官網



2008年,阿里資本在剛成立時的出發點是做財務投資。阿里對外的投資主要緊密圍繞能幫助其電商業務發展的項目,比如2008年投資百世物流和2010年投資星晨急便,以解決電商商品的配送問題;比如2010年投資寶尊電商,為品牌商家提供整體化的電商運營服務;比如2010年投資淘淘搜,完善淘寶圖像購物搜索能力。



2013年,是阿里投資從財務投資者向戰略投資者角色轉化的關鍵之年。

 

在此之前,阿里的投資業務散落在三個部門——集團投資部、B2B投資部以及淘寶投資部。值得注意的是,B2B投資部負責人紀綱,于2016年1月加入螞蟻金服擔任其戰略投資部負責人,2016年也是螞蟻金服投資策略的重要轉折點,過去主要圍繞自身的金融場景進行布局,這一年之后螞蟻開始關注綜合場景,先后投出了大搜車、曠視科技、哈啰出行等項目。

 

直到2013年1月,阿里進行了當時成立13年以來最難的一次組織架構變革,成立25個事業部,此前分散在各事業部的投資部,也在這次架構調整中跟隨獨立的阿里資本一起劃歸到“阿里巴巴集團投資部”,職能上依舊維持財務投資和戰略投資的劃分。在阿里,集團層面的戰略投資和財務投資一直共存到2014年,到了2014年4月,阿里徹底轉向戰略投資者的角色。

 

創業公司在接受阿里的投資后,如何與這個徹底的戰略投資者去談合作?

 

一位被阿里投資的企業合伙人向《財經》記者總結了他的經驗,“跟阿里談戰略投資,最好的方法是他們投了你之后,你去看阿里內部有什么業務,你自己寫方案,自己主動進去把這塊業務搞完。”他回憶蔡崇信在2016年投資年會上談到的,主旨是阿里其實并不是強勢,阿里投完一家公司之后,非常希望被投公司來幫阿里改造內部業務。

 

此前《財經》記者曾總結了在2017年6月的阿里投資者日上蔡崇信對阿里投資的邏輯闡述,他把投資并購看作是圍棋游戲,在游戲中,把棋子放在棋盤上,可以從任一點開始,任一點結束。“我們就是把正確的資產放在正確的位置上,戰略投資和并購是作為贏得圍棋的一部分,給阿里建立長期的戰略價值。”





阿里投資并購邏輯。資料來源/阿里巴巴投資者關系官網



而在2018年9月的阿里投資者日,蔡崇信對這一圍棋式的投資邏輯做了進一步闡述,他說,“投資并購就像一個圍棋游戲,仍有許多棋子散落在各地,需要有人合理規整擺放。阿里會持續進行投資,因為投資是為了未來而布局,我們更樂于投向能為公司創造‘1+1>10’效應的項目。”

 

他在現場舉了餓了么的例子,阿里收購餓了么之后對其的賦能體現在四個方面:第一,開放淘寶和支付寶入口,最大化消費者流量;第二,會員融合,88VIP向餓了么輸送阿里生態的超級會員;第三,豐富交付場景,新零售擴大其產品和服務范圍;第四,組織升級,阿里將餓了么的組織結構從多層級結構轉化為事業部式結構。

 

一位阿里投資部前員工曾對《財經》記者表示,阿里的這種投資風格被描述成“中心化投資”,往往要三樣東西:流量、用戶和技術。“至于投出去的錢是賺是虧,阿里不太在意,只要拿到這三樣東西就賺了。”

 

而對于騰訊投資的“投行化”標簽,劉熾平也在騰訊2019年投資年會上進行了回應:“騰訊通過投資選擇有所為有所不為,不僅可以讓騰訊專精于自己擅長的業務,而且可以通過合作伙伴建立生態鏈,獲得進入新領域的機會。”

 

在2018年11月3日騰訊全球合作伙伴大會投資分論壇上,騰訊投資董事總經理湛煒標介紹騰訊的投資理念時也首先指出,騰訊投資將從生態戰略出發,伴隨與互聯網各行業的深度融合,騰訊投資的范圍會隨之擴大,但始終保持與騰訊整體戰略高度協同。

 

而在戰略協同之外,湛煒標又強調,騰訊投資更重要的使命是希望用投資之手尋找到有潛力的“顛覆者”,對于絕大部分垂直領域,騰訊通過少數股權投資,開放連接能力幫助其成長;對于核心社交和頭部內容領域,騰訊會考慮控股和并購,比如騰訊音樂(NYSE:TME)、閱文(00772.HK)等。

 

一位接近騰訊投資部人士向《財經》記者介紹,騰訊所定義的戰略投資有三類:



第一類通過投資或并購形成具有主控地位的平臺型公司,比如騰訊音樂、閱文、微眾銀行;第二類,在核心垂直市場上可以和騰訊有很強聯動,最典型的就是京東、美團點評、滴滴、58同城、拼多多;第三類,能幫助騰訊在其主營業務垂直產業鏈中,獲取更大的生態價值以及穩固護城河,比如游戲、內容。



如果要用兩種意象來形容阿里和騰訊的投資,阿里是完全的戰略投資方,棋盤是其基礎;騰訊的投資則是去中心化的,更像是同心圓,以社交和內容為圓心,其圈層不斷向外延展,最終目的都是為了騰訊的連接戰略服務。







三類投資對抗:新零售、電商、2B

 

過去一年,AT兩家投資在各領域白熱化的對抗戰,去年初即高調打響。

 

在2017年末至2018年初,騰訊開始大筆投資線下零售,一舉投資了永輝超市、萬達商業、海瀾之家,并與步步高商業展開了全面戰略合作。

 

劉熾平在去年1月的投資年會上解釋騰訊頻繁投資傳統商業項目的邏輯,“未來的趨勢是線上線下相結合,騰訊近期投資了不少線下企業,線下有很多寶藏。”

 

對于為什么大手筆投線下零售,騰訊投資管理合伙人李朝暉接受《商業周刊/中文版》采訪時曾說,“外界認為是應對阿里的策略,實際上我們看到的是O2O的機會,我們認為傳統行業和互聯網之間的結合和滲透帶來的商業機會是長期的,我們覺得以后沒有線下零售,零售一定是線上和線下的結合。”

 

而比騰訊投資早得多,阿里早在2016年10月,馬云提出“新零售”戰略之時,就已經開始了對線下零售的攻城略地,包括內部孵化了盒馬鮮生,先后入股了三江購物、銀泰、聯華超市、新華都、高鑫零售。在騰訊對線下業態的強勢進攻下,阿里又在2018年2月戰略投資居然之家。

 

王力行把AT搶跑線下零售解讀為先占坑場景,再做更多打算。“線下物理實體場景,很難無限度復制,空間有限。”由于彼此擔心對方在自己之前將線下資產拿在手里,這種擔心反過來又加快了兩者的投資節奏。

 

2018年4月,阿里聯手螞蟻金服投入55億美元、以95億美元的估值終于收購餓了么,阿里對餓了么的投資共計四次,跨時三年,投資近百億美元。

 

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曾公開表示,賣給阿里是他在當時環境下能做得最好的選擇。《財經》曾報道,賣身阿里之后,除餓了么董事長、阿里CEO逍遙子新零售戰略特別助理雙重身份外,張旭豪目前在與阿里有密切關系的投資基金擔任顧問,幫助阿里尋找新零售和新消費方面的機會。

 

同月,在接受完騰訊A輪投資后,小紅書被阿里領投B輪,被視為小紅書從騰訊系走向阿里系的標志。小紅書可能成為阿里電商重要流量來源,對于這家阿里具有戰略價值的公司,騰訊卻選擇了放手。

 

外界或許不能理解。“戰略對抗價值不是騰訊投資戰略價值的優先級,在小紅書的案例上價格可能更重要。”一位接近交易的騰訊內部人士告訴《財經》記者。

 

到了2018年中,社群電商又成為騰訊投資的一大重點。以拼多多為首,社群電商項目諸如SEE小電鋪、山茶花、惠下單、多抓魚、有贊、好衣庫、每日優鮮等先后獲得了騰訊投資。根據公開披露的信息,2018年騰訊在電商領域的投資項目達到14例,是2017年公開披露8例的近兩倍。

 

餓了么和拼多多,分別是阿里和騰訊在2018年最重要的戰略投資——競爭對手美團點評上市前夕,餓了么于去年8月和口碑組建成新的本地生活服務公司,并宣布獲得來自阿里、軟銀等超30億美元的投資承諾(現已兌現),不乏狙擊之意;而拼多多在今年以來已經爆發多次與阿里的“二選一”事件,對于拼多多深耕的低線城市市場,淘寶亦動作頻繁,在APP主搜第三欄上線“便宜好貨”特賣區,并升級聚劃算為阿里品質惠經濟戰略窗口,整合聚劃算、淘搶購、天天特價三大平臺流量。

 

“就像兩艘航空母艦。”一位和阿里、騰訊深度合作的投資人曾對《財經》記者這樣比喻AT的關系,“你當然要買一堆和主營業務相關的護衛艦,有些護衛艦離得很遠,可能沒多大戰略協同,主要是用來占坑。一旦打起仗來,其實你真正更在乎的是能不能買到一些炮彈,能把對方打痛,是吧?就比如拼多多就是騰訊的炮彈,騰訊投它就是看它能不能從淘寶那里挖一塊。”

 

據QuestMobile在1月22日發布的2018年度報告,拼多多和手機淘寶的重合用戶規模已經接近1.4億,而北京時間1月25日早間,年僅3歲的拼多多,其市值首次超過同為騰訊系的京東,位列中國電商公司市值第二,僅次于阿里巴巴(不過第二晚拼多多市值又被京東反超)。

 

臨近2018年四季度,在經歷了一系列的質疑之后,騰訊在去年9月底的組織架構中宣布全面擁抱產業互聯網,做各行各業的“數字化助手”。在和騰訊新成立的CSIG(云與智慧產業事業群)溝通中,王力行發現整個CSIG重組之后,內部還處在梳理戰略的過程中,業務部門和投資部門正在進行緊密溝通。

 

“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是阿里成立以來的使命,加碼企業服務,其實在2012年就已經成為阿里重要目標之一。當時阿里巴巴B2B退市不久,馬云在杭州體育館舉辦了一場面向B2B員工的大會,他提出了兩點:一是鼓勵B2B員工在集團內部進行轉崗;二是阿里巴巴B2B要從銷售驅動型的公司向服務型的公司進化。

 

IT桔子顯示,阿里巴巴加上螞蟻金服2018年共在企業服務領域進行了18起投資,其中包括曠視科技、商湯科技等明星企業,是其在所有投資賽道中出手最多的領域,超過阿里在主營業務電商領域的11起投資,而騰訊在企業服務領域出手的次數高達19次,僅次于其在文娛領域的49次。







盡管阿里和騰訊投資各自的重點領域不盡相同,但雙方戰略投資部的定位有兩點一致:第一都是為了開拓新的市場、提供向新領域擴張的可能性;第二都是后方的防御性武器,防止該領域被對手反超。

 





一片必爭之地:必須拿下新興市場

 

阿里和騰訊在國內的增速都出現了放緩跡象,從2015年開始,印度和東南亞成為阿里騰訊搶占海外市場的必爭之地。

 

在印度,阿里已經在移動購物及支付平臺PayTM投入近20億美元,同時在一年內三次投資了印度最大的網上雜貨商Bigbasket;而騰訊的投資非常廣泛,主要投資項目包括打車平臺Ola、外賣平臺Swiggy,此外在電商、社交、教育、游戲文娛、旅游等多個領域均有涉獵。

 

創新工場高級投資經理阮飛在《印度的機會在哪里》一文中這樣總結阿里騰訊各自在印度的投資策略:“騰訊的策略是投頭部標的,只要是市場中的龍頭企業,不分領域,有機會都會參與;阿里還是在自己擅長的電商、支付、物流、外賣等領域下重注,并且依托于PayTM進行產業鏈布局,也通過PayTM的主體進行了一系列投資與并購。”







東南亞和印度,坐擁巨大的人口紅利,被視為“明天的中國”,盡管印度人口是東南亞的近一倍,但根據世界銀行的最新數據,印度2017年的人均GDP僅為1940美元,而東南亞人均GDP遠高于印度,比如占據東南亞約40%人口的印尼,人均GDP為3847美元,是印度的兩倍,消費能力更強。

 

東南亞市場擁有超過6億的人口,他們分散在4個時區和11個國家。不同的文化、宗教和語言,多元化的挑戰也決定了阿里、騰訊在東南亞這個復雜市場,很難采取“自己做”的方式,更適合采取投資的方式。







目前在東南亞,阿里已經在電商平臺Lazada上豪擲了40億美元,還兩次領投了“印尼版淘寶”Tokopedia;騰訊在東南亞的重要投資項目是在線娛樂平臺Sea,此外,騰訊在一年內兩次參與投資了印尼打車平臺Go-Jek。

 

Lazada是東南亞市場中的電商領跑者之一,阿里在三年前成為其控股股東,先后共重金投入了40億美金,Lazada是阿里在東南亞首次出擊的項目,也是阿里搶下東南亞市場的主陣地。

 

目前Lazada最強勁的競爭對手是東南亞電商平臺Shopee,其母公司Sea的大股東之一是騰訊,后者目前在Sea持股為34.3%。有意思的是,Shopee總裁馮陟旻(Chris Feng)也曾在Lazada任職,他還和京東CEO劉強東——同樣是騰訊投資的公司——是老鄉,兩人都是江蘇宿遷人。

 

Shopee雖成立時間比Lazada晚了3年,但增速驚人,據App Annie數據,Shopee是2018年在東南亞下載量最大的購物APP,電商聚合網站iPrice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Shopee印尼和越南兩個市場的訪問量超過了Lazada。

 

另一方面,Tokopedia雖然只專注于印尼電商市場,但訪問量也十分驚人,據iPrice在2018年Q4統計的數據顯示,該季度電腦端和移動端月均訪問量最高的東南亞公司依次是Lazada(1.834億)、Tokopedia(1.536億)和Shopee(1.476億);此外,2017年亞馬遜在新加坡推出Prime Now服務,提供從冷藏啤酒,肉類到書籍的所有產品。

 

因為特殊的地理環境,東南亞市場的電商業務還沒有出現絕對的主導者,電商滲透率僅為個位數,而正因為還沒有主導者,因此,阿里對東南亞電商市場志在必得。

 

阿里在去年4月派去了元老彭蕾,擔任Lazada CEO,8個月后,即去年12月,彭蕾卸任Lazada CEO,保留董事長職位,Lazada創始人之一皮爾·彭龍接任CEO。

 

彭蕾擅長團隊整合和價值觀塑造,皮爾·彭龍此前接受《財經》記者采訪時曾表示,“彭蕾在Lazada注重兩個事情,一是文化,關注怎么培養領導人才;二是賣家,確保Lazada能夠為所有賣家提供在平臺上發展的機會。”

 

控股方阿里還從總部調來了很多人協助皮爾·彭龍,包括Lazada聯席總裁印井(曾任天貓電器美家事業組總經理)、泰國區總經理董崢、印尼區總經理李純、越南區總經理張一星等,而他們此前都有一個共同的身份——阿里巴巴CEO張勇的助理。

 

另一方面,阿里還在去年和前年兩次領投Lazada在印尼的競爭對手Tokopedia,專注東南亞市場的ATM資本創始合伙人屈田認為阿里的這一投資有兩重含義:“首先這是一個防御性投資,避免Tokopedia被亞馬遜、騰訊、京東等競爭對手投資;第二,在東南亞市場,阿里想押注整個賽道,而不是某一個賽手。”

 

Sea是騰訊在東南亞的最重要投資,Sea于2017年10月在紐交所上市,與騰訊一樣,Sea的主要收入來源是游戲和網絡服務,去年11月,騰訊和Sea達成了一項合作意向——Sea在接下來的5年內,可以在印尼、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和中國臺灣地區優先發布騰訊的手游和PC游戲。

 

Sea正在不斷加大對旗下電商平臺Shopee的投入,盡管2018全年Shopee的GMV首次超過100億美元(其中還包括臺灣市場),但其虧損也在擴大,去年全年母公司Sea凈虧損9.61億美元,其中僅Shopee就凈虧損了8.93億美元。今年3月,Sea表示正在通過新股發行籌集高達15億美元的資金,業內普遍猜測這15億美金極有可能是注入到Shopee。

 

騰訊在東南亞的另一項重要投資是Go-Jek,最初的Go-Jek是一個摩托車叫車平臺,目前已經發展成和微信一樣的超級應用,提供18類按需服務,比如Go-Mart(百貨購物)、Go-Clean(房間打掃)、Go-Glam(理發化妝)、Go-Massage(按摩)等等。Go-Jek目前擁有100多萬名司機,每月訂單量超過1億筆,覆蓋2500萬名用戶,估值110億美元。

 

Go-Jek的最大競爭對手是東南亞另一個以摩托車叫車起家的超級應用——Grab,目前估值超過140億美元,是東南亞估值最高的獨角獸,其投資方超過30位,包括軟銀愿景基金、豐田汽車、滴滴等,Grab還在去年3月收購了Uber東南亞業務,后者獲得Grab 27.5%的股份。

 

此前據外媒報道,Grab有意拆分其金融業務,并正與螞蟻金服和PayPal就潛在的戰略投資進行初步討論,不過,螞蟻金服方面否認了參與Grab的談判。目前,螞蟻金服以投資并購+移動金融科技輸出的模式,已經在印度、泰國、韓國、菲律賓、巴基斯坦等9個國家地區推出了“本地錢包”。

 

在印尼2.62億的人口中,超過90%的人擁有手機,被認為是亞洲最具吸引力的電子支付市場之一,但目前這些用戶更依賴現金,摩根士丹利的數據顯示,2017年,印尼只有2.1%的非現金交易使用了電子支付,但到2027年這一比例預計將上升至24%。

 

目前在印尼的電子支付市場有四大玩家,分別是Go-Jek旗下的Go-pay、當地財團力寶集團旗下的OVO、螞蟻金服和印尼Emtek集團合資成立的DANA以及“國字號”黑馬LinkAja。

 

Go-Jek的投資方包括騰訊、京東等,其已經獲得印尼政府頒發的電子支付牌照,可用于支付Go-Jek平臺上的各種服務,比如叫車、訂餐、上門按摩、線下商店等。據墨騰創投去年11月份的報告,彼時Go-pay擁有用戶群體超過一千萬,在OVO和DANA 之上。

 

OVO是印尼力寶集團旗下的電子支付工具,在印尼政府加強金融監管前兩個月拿到了電子支付牌照,目前OVO可用于力寶集團旗下的200多家商場,還包括集團旗下的影院、醫院、學校及媒體平臺等。由于始終拿不到印尼電子支付牌照,Tokopedia和Grab轉而都投資了OVO,Tokopedia的大股東是阿里,Grab背后的大股東則是軟銀,這兩大獨角獸的支付都與OVO深度綁定。

 

DANA于2018年3月22日由螞蟻金服(持股39%)和印尼Emtek集團(61%)合資成立,后者稱已經獲得印尼電子支付牌照。Emtek集團是印尼訪問量排名第三的電商平臺Bukalapak的投資方,此外還獲得了黑莓社交軟件BBM六年的運營權,BBM是印尼第二大聊天工具,DANA正為其超過5000萬的社交用戶提供移動支付和金融服務。盡管DANA擁有螞蟻金服的支付技術加持,但和OVO相比,DANA仍缺乏豐富場景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新成立的“國字號”黑馬LinkAja,其由印尼電信、曼迪利銀行、印尼人民銀行、印尼國家銀行和國家儲蓄銀行將整合各自的移動支付服務后推出,這一舉措被業內視為印尼政府對民營企業的防御措施——后者紛紛在印尼擴張金融服務業務,人們越來越擔心它們會對本土企業造成威脅。

 

“阿里在東南亞的投資有明確的戰略目的,投資之前它會想清楚自己的業務怎么走;騰訊因為在海外沒有微信的流量支持,更像一個財務投資方的角色。”屈田向《財經》記者這樣描述阿里和騰訊在東南亞的投資風格。

 





AT現實:大體量、獨角獸

 

在今天的中國互聯網世界,如果你是一名創業者,必須明白這樣一個“AT現實”:你的創業幾乎逃不開AT的輻射范圍,一旦你創業的領域是AT必爭的根據地,你往往很難決定自己的命運。

 

一位被投公司創始人向《財經》記者總結,“阿里的投資分兩種,一種是進攻型投資,一種是防守型投資,我們就屬于防守,我后來才搞清楚,防守型投資就是它可以死,但不能被別人拿走。”

 

2018年是阿里、騰訊相繼成立投資部十周年,兩家公司投資部的觸角已經無遠弗屆,且彼此交錯。

 

劉熾平在年初的投資年會上透露,“在過去十年中,騰訊已經投資了700多家公司。在700家公司中,有63家現已上市,122家是市值/價值超過10億美元的獨角獸。此外,我們持股超過5%的公司的總市值現已超過5000億美元(《財經》注:截至4月12日,騰訊市值4739億美元)。2018年我們投資的16家公司都上市了,打破了以往的紀錄。”

 

阿里方面沒有公布過明確的投資金額和數量,在2018年9月17日的阿里投資者日上,阿里CFO武衛曾透露,“目前阿里巴巴戰略投資的資產(包括螞蟻金服、新浪微博、高鑫零售等)價值800億美元。”

 

2018年上半年,根據科技媒體36氪統計,中國互聯網的投資霸主阿里和騰訊分別投出了1000億元和1200億元人民幣,這一數據均超過了兩家前一年各自的投資總額;而據清科研究中心旗下私募通的數據,2018年上半年中國股權投資市場共發生投資案例數量達5024起,涉及投資金額合計達到5795.02億元人民幣。

 

據此推算,單就投資金額來看(刨除部分海外投資),僅阿里和騰訊兩個戰略資本方就占據了不低于30%的份額,在如此大的體量之下,戰略資本方任何一個微小變化,都可能影響到整個創業環境。

 

除了金額之外,阿里、騰訊對頭部的互聯網公司影響力更大。

 

1月24日,胡潤研究院發布《2018胡潤大中華區獨角獸指數》,共收錄186家獨角獸企業,《財經》記者統計發現,2018年國內市場超過半數的獨角獸與BAT均存在直接或間接的股權關系,值得注意的是,在估值超過300億元人民幣的獨角獸中,和阿里、騰訊有關的獨角獸企業占比達到三分之二。

 

漢能投資創始人陳宏曾這樣向《財經》記者說道,“今天能產生一家自己做又不依賴頭部的企業,在阿里系、騰訊系之外變得越來越難了。”

 

一位創業者曾經在是否接受阿里的大比例投資中搖擺,對方告訴他:“你要想好,你是想成為下一個王興?還是下一個俞永福?”王興與阿里為敵,俞永福成為了阿里合伙人,都是好選擇。于是,這位創業者深思熟慮之后,接受了騰訊的投資。

電話:400-658-1599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東路18號財智國際大廈C座803-805號
郵編:100083

聯系電話:400-658-1599 李老師:18911530278 力老師:13331039289

Copyright 2000 - 2019 www.ourcse.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THLDL大課堂 管理培訓 企業培訓 管理培訓網 企業管理培訓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35889號-5

大乐透开机号分析